现在位置: 首页 -> 佛教动态 -> 佛教动态 >> 正文 Cms
武林佛学院院长会觉法师之开示 详细内容
来源:杭州佛学院官网 作者:未知 时间:2018-10-7   

武林佛学院院长会觉法师之开示

 古人云:博而不约,汎滥无功。学约之作,取意乎此。今日各学校有章程、有校训。章程所以明组织,定一校之范围,示法令使学者知其所夺。校训悬一校之鹄的,使知其所赴。佛学院开办,原本社会要求,使佛教之青年同受教育。徐知教育旨趣各有不同。 盖社会教育倡重科学,目的在求知,限期卒业,所以趋利也。佛教之教有偏重道学,目的在修养,所以进德也,岂短时间所可卒致?古人所谓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,殆不可同日语乎!夫科学,事也,学而致之,获一技之长;道学,理也,穷其理而行之,终身用之,有弗能尽。儒家穷理尽性之学,非苟简之士所能为。佛学,出世之道也。示人生之真理,究宇宙之本源,知而行之,自利利他,不为物累,迥说尘世束缚,故曰出世。非逃避社会, 遯跡岩穴之谓也。然佛悯人世苦恼,人生难得,建法幢,立三宝,为苦海慈航也。復念任重道远,芟夷 [ shān yí ]

人事而不为。初发心菩萨,六度且明兼正,为学伊始,何可舍本逐末,甚或流连忘返,而失其初心也?前此各学院之学僧,每有无出路之叹,盖目标既错,使有所学非所用之感。本院草创简陋,人或病其规则不具。但诸生远道来学,切勿妄自菲薄,徒为沮丧。须念日中一食、树下一宿之训,则此安居坐食,已耗无数信施,自忖全缺应供之遑也。章程分条言事,不免支离,今就所学约之以行,不出四端:曰谨僧格,勤学问,正思维,笃行持。谨僧格足以住持三宝,勤学问足以广明教化,正思维足以深入法藏,笃行持足以资生悲智。智则可以上求佛道,悲则下化众生。所学范围随广,要始徹终不出此四,请分别言之。

 

一、谨僧格,以住持三宝。

 

梵语僧伽,译言和合众,义具六和。则所云僧者,原就三人以上,遵佛律仪,和乐共修之清净集团而言。盖自五比丘从佛出家,即为此清净集团僧制之开始,以后多至千二百人,亦有单人乞食,宴坐林间等事,无不保持此种外则卓然独立,内则和乐清净之仪格。律藏中之制律缘起,即为越乎此僧格之事实。由此又知,比丘律虽有二百五十条之多,然亦仅就其越乎此事实而言,广则实可无量。是知律仪偏执事相,不无矯妄之嫌,必求融贯摄持,乃得入道之实效也。佛灭度后,佛法全赖此清净幢相之僧格以表率之,不然,佛法虽可宝贵,其奈无表彰何!故佛法住世,有赖僧宝,而僧宝之立,则又赖有具备此清净幢相之僧格。所谓人能弘道也。今人出家受戒为预入僧数,谓已具备清净幢相之僧格,堪称人世福田也。或疑出家之事已成过去,今日民族竞争,出家有妨碍种族之护。且佛有四种弟子,住持佛法何必偏贵出家,在家阅世既深,人事备切,所谓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,不尤堪任弘法之务乎?须知佛法在世间,必须在世而能出世,始堪任其事。试问在家弟子在中国佛教史上,能有几人如庞居士乎?且出家乃就极少数人而设,儒家执生生不息之理为道本,实则业感缘起,无尽无尽。经云:众生之婬欲而正性命。讥出家妨碍种族,毋乃杞人之忧乎!时当末法,众生恶业偏盛,全世界成为修罗场,焉得有此卓然独立之伟大僧格而为之拯救哉?吾国治道失常,生民陷溺久矣,寺院几成为逃生所,僧人之不具备僧格不亦宜乎。今寺院住持,多身不知具威仪,口不解言佛法,一往深责之,问心能无疚哉?诸生出家所为何事?亟须审查此种现象,益觉责任之重、需要之切,须念兹在兹,奋发有为,所有孜孜求学,皆为完成此僧格,其可忽诸!

 

二、勤学问,以广明教化

 

闻思修称三慧,从闻思修入三摩地,内典有名文。多闻熏习而成闻慧,所谓佛种从缘起也。此人所以贵学。佛未出家,广学五明,于三大阿僧祗劫学菩萨行。孔子亦曰:我非生而知之者,好古敏以求之者也。具見圣人皆由學而成。學而貴勤,道品有四正勤,六度有精進,入道前有加行。孔子亦曰:學而時習之,不亦悅乎!大學首章:在明明德。湯之盤銘曰: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皆勤學之事也。學不務速效,大器可以晚成,要在日知其所無,月無忘其所能。是知學,又貴習而有得,則欣悅形乎顏色,此陶冶性情,涵泳進德之效也。學從漸進,不矜多聞,如此可以深造。博學、審問、慎思、明辨、篤行,儒家舉為為學工夫。佛重師德,增長法身慧命,思逾生身父母。蓋學不能無師,學深然後有疑;尤不能無師以問答决擇,或問而不能决,故遣之以俟他日。此又古人所謂闕疑也。

 

僧以住持佛法為己任,所學不限於自利小乘,要能窮其究竟而達於利他。佛所說法,皆利他事也,集而成之,謂之佛學。而所說亦有次第,一往言之,初为博地凡夫說五蘊、十二處、十八界,是謂阿含,分析現前身心為緣生無性,此身無我,亦無我所。不善學者僅悟我空,仍執一切法實有,是為小乘。如是復說一切法空,緣生即空,非緣生外別有所謂空也。乃至說一切法毕竟空,緣生等事亦不立,是為方等般若。復为願示非空非有之中道勝義,說法华涅槃。華嚴示佛自證境界,難說在前,非凡小所知。此天台別五時教也。然而佛說法意在投機,眾生俱有不同,宜闻小者說小,宜闻大者說大,非可一概而論,故又有通五時,古來諸家判教,或析有而斗空,由空以悟中道勝義。或破空而显緣生幻有,從有以悟中道勝義。此三論唯识家所判教也。由是分河饮水、各就偏勝立宗,學說之繁,注流之多,汗牛充栋。學者一門深入,渐及各宗融贯而會通之,合則雙美,離則雨傷,總不外釋尊一代教化也。姑述其大致如此。

 

抑有言者,今人有謂佛學多舊說,如生死輪迴,天文地理,皆印度古代學術有之。此亦誠為事實。論佛自證境界,本無法可說。其所說者,為應機緣,就現前物事,正其錯覺,指陳其真實性,無非就其固有文化整理之,以攝歸於摩訶般若。故舉此一切法,在佛之摩訶般若顯示中,一切無非佛法,說而出之,皆為佛學。甚至一切魔說,亦總為攝受,故當時外道皈依佛者不知其幾。本院課程凡科學、哲學、外國文、皆次弟講受,皆為研究之對象,以備弘法之助。但吾人未證般若,須遵律制,二份学内学,一份学外学。际此知识发达,文化范围日广。庄周云: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,以有涯逐无涯,殆矣。又恶可不先立其本哉?

 

三、正思惟,以深入法藏

 

人与二六时中莫不有思,思而不正,一切邪妄分别因之而起。道品有正思惟,由闻而思,思惟内熏而成无漏道种,为成佛之正因。佛学全仗思惟而得入,学佛有赖思惟而后成。由浅及深,下学而上达,迨乎不思而思,思无所思,能所两忘,亦无忘之之者,庶几乎有入道分。孔子云: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。君子思不出其位。思则得之,不思则不得也。思惟其可忽乎哉!然则云何正思惟?粗言之,贪欲心起时,思惟自他身皆不净。嗔恚心起时,思惟无缘慈悲。执外境实有时,思惟因缘所生无自性。执自我时,思惟无我,乃至思惟一切法空,思惟所学法义,皆正思惟也。又各宗皆有观门,天台有三止三观。贤首有法界观。唯识有寻思。净土亦有十六观。虽各有浅深不同,总不出内心思惟。四念处观又为初学入门之下手工夫,一切观门莫不由此入。统而言之,一佛法藏,思惟而已矣。本院将设思惟室,俾有一定时间修习。至于从浅入深,以及各宗之不罔,以后当次第讲授,兹不具述。

 

四、笃行持,以资生悲智

 

行即行为,行动之意,就身表言,在五蕴为行蕴。思即百法中之思心所,就心意言。二者不分而分。思其所学以身践之,是谓行持。笃者切实有恒,笃行则日求其前进,笃持则勿使其退失,充其所得是谓修行。充實於内而表彰乎外,谓之行为。故人之行为,全出内心之操持,非可一時矫饰也。视其所以,觀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廋哉。此孔子见人之道也。庸德之行,庸言之謹,有所不足不敢不勉,有餘不敢盡,言顾行,行顾言。此孔子之持身也。佛之行爲,如四摄,六度,四無量,十八不共法等,皆超出世人之上。盖不如此,不足以言出世也。故出世云者,非脱离世间,乃即世间而超世间也。故学者首重發菩提心,菩提者觉義,覺悟此身無我,全赖聞思而啓迪之。思惟内薰,歷欲、(希望)勝解、念、定、而成有漏之慧心所,内薰不断,由有漏而成無漏慧,是謂般若。般若经云,了解四句偈,超過一切有爲功德。近人亦有“知之爲艰,行之非艰”之语,其實惟般若始有之。般若之用为智,充其量而覚悟一切,是之謂佛。故般若又稱佛母。其於不觉者而慈愍之,悲救之,是謂無緣大慈悲,稱其體性而起用故。觉之體性無窮無盡,其大悲心亦無窮無盡,故佛之行为,悲智乃其前导,非世间学說之所知也。

 

謹僧格为始,始所以該終,篤行持爲终,終所以澈始,二者有赖乎学問思惟而充實之。前一爲總,總所以攝别,僧人苟無僧格,摐有学问思想,皆为世智辨聰,徒增長恶知見也。次三为别,别所以成總,蓋僧人倘無学问思惟行持以充實之,不無嬌妄之嫌,不悲不智,所有行为易落世俗。故總别兼實,無前後,非異時,一念之间畢具四者。诸生其勉行之!倘若好高務遠,狂言寡行,好高者近名,務遠者失實,近時学者多犯此病,宜切誡之。

 

三十六年九月於武林佛学院正科開講。會覺

上篇文章: 弘一法师推荐的佛子必读书——《缁门崇行录撷》
下篇文章: 已经没有了
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
推 荐 阅 读

阅 读 排 行
专 题 列 表
仿网站仿模板